搭棚工人不慎坠落重伤

80后搭棚工人阿朗在干活时不慎坠落受重伤,房主和包工头要如何分担赔偿责任?

据了解,当事人阿朗来自安徽,在东阳从事搭棚工作数年。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阿朗接到李老板的电话,要求其去一户人家做拆棚和搭棚业务。第二天,阿朗跟随李老板来到了韦大爷家,一行几人负责把三楼的旧棚拆除后在四楼搭建新棚。谁料,阿朗开始工作不久便从三楼棚顶跌落,造成了几处伤残。看病就医后,阿朗认为自己的损失达70万余元,多次与韦大爷和李老板进行协商赔偿,但韦大爷和李老板相互推诿,阿朗只得将两人诉至法庭。

庭审中,韦大爷认为其自身不存在过错。韦大爷说,自己把拆棚和搭棚工作一并承包给李老板,自己和阿朗素不相识、从未谋面,阿朗是由李老板选任并负责,工具也都是李老板提供的,说明李老板是包工包料,阿朗受李老板雇佣,应由李老板承担责任。

李老板却说,阿朗和自己不存在雇佣关系,反倒是由韦大爷雇佣,自己只是承包了搭棚,而拆棚部分是介绍阿朗给韦大爷做工,由韦大爷按点工发工资。李老板认为,自己对阿朗的事情没有过错,更何况事发时他也不在现场。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阿朗等人当天早上由李老板带领前往韦大爷家,拆棚过程中所需的主要工具也均由李老板提供,与安装新棚所需的也是同一批工具。阿朗也明确与李老板以前就认识,且本案李老板叫阿朗来韦大爷家拆棚和搭棚,均以点工方式计酬。可以看出,本案中拆棚和搭棚工作属于一个整体,阿朗以完成整个拆棚和搭棚的工作为最终目的。综上,可以推断李老板为阿朗的实际雇主。

此外,阿朗作为有多年施工经验的安装工,在作业过程中没有对自身的工作安全尽到审慎义务,对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的过错。韦大爷作为实际受益人,在阿朗工作时提供了梯子却没有尽到安保义务,对事故的发生也存在一定过错。李老板作为阿朗的雇主,在提供作业工具前没有采取预防措施,在作业时没有提供安全保障及进行适当监管便自行离场,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较大过错。法院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事故发生情况等因素,酌情认定阿朗因本案事故所发生的合理损失37万余元由阿朗自行承担20%的责任,韦大爷承担20%的责任,李老板承担60%的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