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空难特内里费大空难583人遇难

1977年3月27日傍晚,在西班牙的北非外海属地,加那利群岛的特内里费机场发生了两架波音747客机相撞的事故,有583人在这起事故中遇难,而这起事故,也成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空难事故。

按道理来说,空难大多发生在飞机飞行的时候,而这起空难却发生在飞机起飞的时候。其实这起空难本可以避免,但由于当时出现了一系列的巧合,就使得本不会发生的一起空难就偏偏发生了。

那么这起空难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呢?这起空难又是如何发生的呢?本期我们就来聊一聊,史上最大的空难,特内里费大空难。

空难的发生地加那利群岛,位于北非西部国家摩洛哥外海250海里左右的大西洋上,是西班牙的海外属地。长久以来,该群岛一直是欧洲人在天冷时南下避寒的度假胜地,除此之外该群岛也是美洲的游客进入地中海的重要门户,因此每年搭乘飞机到加那利群岛的旅客数量也很惊人。这里一年接待的游客就达到了500万人。

虽然空难发生在特内里费岛上的洛司罗迪欧机场,但事情的起因却是发生在加那利群岛的首府,大加那利岛上的一起事件。

1977年3月27日下午13点15分,在大加那利岛上的拉斯帕尔马斯国际机场大厅的花店发生了爆炸,所幸这起事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仅有8人在这起事件中受伤。

事后,一个名为加那利群岛自决独立运动的组织声称对这起事件负责,同时他们声明,还在机场里安放了另一枚炸弹。

这个消息就立马震惊了加那利当局,他们临时封闭了机场,疏散了机场内的人员,同时对机场进行了全面的排查。

这一决定就导致航管单位改变了原定的航行计划,将这一时段原本飞抵拉斯帕尔马斯机场的飞机都安排到了隔壁特内里费岛北部的洛司罗迪欧机场。

在特内里费岛上,共有两座机场,其中一座是位于南部的雷纳索非亚机场,这个机场当时还在建设当中。另一座就是位于北部的洛司罗迪欧机场,以下我们简称为特内里费机场。

特内里费机场是一个小型机场,整个机场只有一条起飞跑道,停机坪数量也不多,但足以满足平时的客流量需求。

不过由于一下子涌入了大量的转降班机,所以没多久特内里费机场就停满了飞机,甚至有的飞机都停到了滑行跑道上,整个现场也是一片混乱。

而在这些停在特内里费机场上的飞机当中,就包括了空难的主角,荷兰皇家航空的4805号班机和美国泛美航空的1736号班机,为了方便称呼,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班机我们以下简称为荷航,泛美航空公司的班机我们简称为泛美。

无论是泛美还是荷航,他们的飞机都是波音747客机,而波音747客机是一种大型客机,因载客量大而深受诸多航空公司的欢迎。所以世界上最大的空难,通常都发生在波音747客机的身上,除了特内里费空难,迄今为止世界上的第二大空难,日本航空123号班机空难,主角也是波音747。

荷航的班机上,一共搭载了235名乘客和14名机组人员,机长是雅各布·维格胡岑·凡·赞顿(Jacob Veldhuyzen van Zanten),他有11700小时的飞行经验,同时还是荷航的飞行教官,是一位经验非常老道的机长。在持续了4个小时的飞行后,雅各布的飞机在下午13点10分降落在了特内里费机场,由于当时机场里停放的飞机太多,他就不得不挤在了由主停机坪和滑行跑道所构成的临时停机区域里。

而在泛美航空的班机上,则有382名乘客和14名机组人员,机长是维克多·格鲁布(Victor Grubbs),他有21000小时的飞行经验,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机长,在接到转降的通知后,他驾驶飞机在下午14点30分降落在了特内里费机场。

降落在特内里费机场后,停放在特内里费机场里的飞机便开始焦急地等待了起来,尤其是荷航的机长雅各布,在等待中就逐渐失去了耐心。

因为在荷航的内部有一项规定,为了保障乘客的安全,机组人员的工作时间是有限定的,一旦超出了限定的工作时间,就必须由另一组机组人员来换班,以防止机组人员过度劳累的情况发生。

但这个时候在加那利群岛上,根本就没有荷航的其他机组,让其他机组人员从荷兰飞到加那利群岛来替换他们也不现实。如果到了限定的飞行时间飞机还不能起飞的话,雅各布就只能推迟起飞时间,将乘客安排在就近的酒店住宿,等到第二天再行起飞,不过安排乘客住宿也会消耗他们一笔不小的费用。

所以机长雅各布就希望能够快点起飞,尽量在飞行限定时间结束之前带着乘客飞到荷兰。在机场等待的时候,机长雅各布就顺便给飞机加了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乘着这段时间把油加满,这样一来,大加那利机场一开放就可以直接起飞了,也就最大限度地节省了准备的时间。

其实航空公司出于乘客安全着想,限定机组人员的飞行时间,以防止出现疲劳驾驶的规定是正确的,但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这种规定却酿成了大祸。

因为有了这样的规定,机长雅各布才会产生焦躁的心理,由于心情焦躁,就急于起飞,而事故最终发生的主要原因,就在机长雅各布的心态上。

碰巧的是,3月27日下午16点左右,特内里费机场就起雾了,而且雾越来越大,能见度在不断地降低,就在荷航的飞机在加油的时候,大加那利机场那边就传来了消息,机场已排查完毕,没有发现炸弹,机场可以重新开放了。

听到这个消息,泛美机长维克多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由于他的飞机位置比较好,所以就具备了优先起飞的资格,机场塔台方面也第一个通知了维克多,让他先行起飞。

可正当维克多驾驶飞机在跑道上慢慢滑行的时候,却遇到了正在加油的荷航飞机,由于特内里费机场面积很小,泛美的飞机也绕不过荷航的飞机,维克多就只能在跑道上干等着,等荷航的飞机加完油了再行起飞。

就这样,泛美的飞机等到了下午16点56分的时候,荷航的飞机才终于加满了油,此时又由于位置的原因,荷航的飞机被允许在泛美之前起飞,于是荷航的飞机就先于泛美的飞机起飞了。

没多久,两架飞机就一前一后地来到了滑行跑道上,此时机场上早已烟雾弥漫,能见度极低,而为了方便通讯,泛美、荷航和塔台都使用了同一频道进行通讯。

弥漫的烟雾,同一频道的通讯,这样的事情如果单独发生在平时,也不至于酿成事故,但这样的事情同时出现,事故发生的概率就大为增加了。

由于滑行跑道太小,不能同时容纳两架飞机,所以塔台就通知泛美公司的飞机从C3出口驶离跑道,等待下一步的飞行指令。在接到了塔台的命令后,泛美航空的机长维克多就拿出了机场地图看了看,他在地图上发现,如果他的飞机从C3出口驶离跑道的线度的大弯,这对于他所驾驶的飞机来说,是个难度较大的动作,于是维克多就请求在C4出口驶离跑道,因为从C4出口出去的线度的小弯就可以了。

于是维克多就联系了塔台方面,问道是否要从C3出口驶离,塔台给出的回复是左边的第三个出口。

其实在塔台方面来说,由于机场起了大雾,他们也看不到跑道上的泛美飞机究竟在什么位置,他们以为此时的泛美飞机还停留在C1出口,左边的第三个出口就是C3出口。但实际上,此时的泛美飞机停留在C1和C2出口之间,在泛美机长维克多看来,左边的第三个出口就是C4出口,于是泛美与塔台之间在对出口的确认上,出现了偏差,这个偏差也成为了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当然,泛美的机长维克多没有向塔台进一步确认出口,也是他的一大疏忽。

就在泛美的飞机驶向C4出口的时候,荷航的飞机就来到了跑道的末端准备起飞。

在做好了起飞的准备后,荷航的机长雅各布就立即向塔台方面发出了起飞的请求,而塔台方面在收到了雅各布的起飞请求后,就回复道,OK,请在跑到末端180度回转,等待航空交通管制许可。

此时焦躁的荷航机长雅各布还没等起飞指令,就松开了飞机上的刹车,并推动了油门杆准备起飞,他的这一行为马上就遭到了副机长的制止,因为此时飞机还没有得到起飞许可,如果贸然起飞的话,会很容易引起飞行事故。

在听了副机长的建议后,雅各布便迫不及待地联系了塔台方面,再次请求起飞,塔台方面在接到雅各布的请求后,就发出了一个航线航行许可,但这个许可并不是起飞的许可。按照航空的相关规定,航线航行许可只是告诉你飞行的路线,让你起飞后知道该怎样飞往目的地,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塔台在发出了航线航行许可后不久,就会发出起飞许可。

但此时的雅各布就想着快点起飞,他把塔台方面的航线航行许可听成了起飞许可。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由于泛美、荷航和塔台都使用了同一频道的通讯,所以彼此之间在通话的时候,就容易受到干扰,话也往往听不清楚。

于是雅各布就立马松开了刹车,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了起来,而在飞机加速滑行之前,副机长再次与塔台方面进行了确认,只不过副机长用的是一口浓重荷兰音的英语,他说道我们正在起飞,不标准的英语,再加上通讯的干扰,塔台方面竟然听成了我们正在起飞点,于是塔台方面就回复说,OK,等待起飞,我们会通知你。

更为凑巧的是,这个时候荷航的机长雅各布只听到了OK,后面的话就没听清,雅各布误以为得到了起飞许可,就将飞机在跑道上加速了起来。

正当荷航的飞机在跑道上加速的时候,这话就被泛美这边的机长维克多听到了,维克多心想,这还了得,我们还在跑道上滑行呢,于是就立马联系了塔台,告知对方自己所处的位置。但更为巧合的是,当时机场的中央灯出现了故障,又没有地面雷达显示飞机的位置,再加上塔台方面对荷航的误解,以为荷航的飞机还在跑道起点等待起飞指令,于是塔台方面也就错过了这最后一次制止事故发生的机会。

泛美航空的飞机刚好赶到了C4出口,正准备驶离跑道,而此时的荷航飞机已经加速冲了过来,看到向自己全速冲来的荷航飞机,泛美的机长和副机长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们赶忙将飞机驶离主跑道,往跑道边的草地开了过去,但到了这个时候,一切为时已晚,荷航当时的速度达到了每小时260公里,当荷航上的机组人员在迷雾中看到泛美的飞机的时候,距离撞上泛美的飞机,也只有9秒的时间,连踩刹车都来不及了。

就在两架飞机相撞前4秒钟,为了避免相撞,荷航的机组人员做了最后的努力,他们拉动了升空杆,将飞机提前升空,但此时由于飞机先前已经加满了油,机身重了40多吨,在高速的情况下突然提前起飞也缺乏起飞的角度,强行起飞就导致机尾直接被拖到了地面上,划出了一道20米长的深沟。

在距离泛美飞机100米的时候,荷航的飞机才终于离开了地面,但这一动作并没有避免两机相撞的事故,荷航飞机的前部成功通过了泛美飞机的上方,但荷航飞机的发动机、下半部和主轮却无法避让,硬生生地撞在了泛美飞机的身上,从泛美飞机的中部将整架飞机撕开。

随后,荷航飞机迅速失速,然后就重重地翻滚着摔落在了地上,又沿着跑到滑行了300多米才停下,随后就发生了猛烈的爆炸。由于当时荷航的飞机上加满了油, 这就使得爆炸异常地猛烈,飞机上的235名乘客和14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由于机场当时的浓雾,塔台人员在爆炸发生后也没搞清楚情况,他们起初还以为是恐怖组织在机场搞。后来直到一架飞临特内里费机场的飞机,在机场的上空隐约看到了火光和浓烟,并向塔台方面做了报告,塔台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立即派出消防人员赶到了现场。

由于浓烟和大雾的原因,消防人员在营救荷航飞机的时候,就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遇难的另一架泛美飞机,直到20分钟后,泛美的飞机才被消防人员发现,随后才展开了对泛美飞机的营救。

经过消防人员的不懈努力,泛美飞机上被成功救下了56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这些幸存的人员主要集中在飞机的头部和尾部,而其余的326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则不幸遇难。

在事故发生以前,荷航上的一名乘客因为家住特内里费岛,在飞机起飞前他就乘车回家了,因此躲过一劫,而此次空难,最终造成了583人死亡,是人类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空难事件,这起事件震惊了全世界,也给遇难者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伤痛。

事件发生后,很快就以西班牙方面为主导组成了事件调查组,经过调查组的详细调查,最终认定荷航机长雅各布在这起航空事故中承担主要责任。

为此,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向每一位遇难家属支付了5.8至60万美元不等的赔偿金,这起事故也造成了总计1.1亿美元的财产损失。

这起事故的发生,就引起了全世界各大航空公司的警觉,他们进行了自我检查,国际航空法规也因这起事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后各大航空公司都规范了对标短语。

在发布空管指令的时候,不能以简短的OK来确认,而是要回读指令的关键部分以显示相互理解,并且对于起飞这个词,只允许使用起飞许可或取消起飞许可,以防引起误解。

总的来说,这起事件的发生,主要在于荷航机长雅各布的心态上,就拿我们平时来说,开车的时候如果我们心态焦躁,都容易引发交通事故,更何况是开飞机这种技术要求极高的操作呢?如果当时雅各布能把心态放平和一些,如果能反复确认塔台方面的指令,那么这起空难也就不会发生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