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堡250周年诞:生物地理学与生态学之父

亚历山大·冯·洪堡 Alexander von Humboldt(1769年9月14日-1859年5月6日),德国自然科学家、自然地理学家,是生态学、近代气候学、植物地理学、地球物理学领域的奠基人,现代地理学之父。他首创植物区系、等温线、等压线等概念,绘出世界等温线日,亚历山大·冯·洪堡与法国植物学家埃梅·邦普兰经过长达41天的航行,第一次踏上了南美的库马纳市(现委内瑞拉)。自此,他们将开始在拉丁美洲被后世所熟知的五年科考旅程,研究气象学和地理学的特性,并收集成千份植物学和动物学标本。

尽管洪堡并不是第一位正式对拉丁美洲概况进行描述的博物学家(西班牙植物学家Jose Celestino Mutis先他一步)。但洪堡的征程是尤为独特的。洪堡首次将欧洲采集到的物种标本与拉丁美洲的标本进行比较,并将他们的分布区与当地的环境结合进行分析。如此跨大陆的比较,也预示着生物地理学的出现。洪堡将这些资料进行了精心的打磨,

洪堡根据植物所在的海拔、温度和湿度划分了区域,并用同样的方法进行山与山之间的比较。这也首次结合了全球范围内的生物因子和非生物因子。

洪堡也提出了一个极具重要意义的观点,即物种在受到环境影响的同时,也可影响环境:例如高大树木提供的荫蔽以及植被对土壤的固定作用。

因此,洪堡首次提出了人类活动对土地和气候具有影响,也由此生出了环保主义。

火山对洪堡而言,一直有着蜜汁吸引力。事实上,除了欧洲少数的一些火山以外,世界上其他火山的信息寥寥无几。对于洪堡来说,拉丁美洲同时也是一个能够满足其火山欲的地方。因此,洪堡和朋友邦普朗在他们短短几年的旅程中,就走了几十座火山。他们游经安第斯山脉,记录了每座火山的海拔、压力、地质情况以及朝向等信息。

而通过这些信息的记录,洪堡也发现了地球的地磁赤道相对其地理位置而言要南500英里。此后,洪堡也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地磁检测站的配位网络,在大数据时代来临之前推动了世界范围地理信息数据的连通与整合。

除了科学上的贡献,洪堡依旧很很多值得我们所了解的魅力。虽然由于殖民的缘故,洪堡得以踏上这片神秘的陆地开启他的科考之旅,但他则是一个强烈的殖民主义批判者。事实上,他反对“新世界”这个带有一些政治意味的词汇,并且他也通过他余生的讲说和著作来向欧洲范围的年轻学者和公众们讲述拉丁美洲的美丽之处。

作为废除奴隶制的积极提倡者,他也帮助通过了大量普鲁士地区解放奴隶的法案。同时,虽然他的财富在晚年逐渐消失殆尽,他仍持续的资助并引导了很多年轻的科学家们追寻自己内心的净土。其中也包括提出著名冰川理论的瑞士古生物学家路易斯拉西格Louis Agassiz和秘鲁的地质学家Mariano Eduardo de Rivero y Ustariz。

这些工作也鼓舞了一系列的科学家与艺术家,其中包括了达尔文。达尔文自己也坦诚说到,当时做出乘坐小猎犬号环游世界的选择,也是受到了洪堡的鼓舞。毋容置疑,达尔文进化论的提出也有着洪堡的影响。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