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佬汇】阿克梅托夫——充满争议的顿涅茨克矿工之主

如果要问,谁是乌克兰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我想绝大多数人会认为是舍甫琴科;但要问哪支才是乌克兰史上最伟大的球队,如果放在十多年前,答案肯定是基辅迪纳摩,但事到如今,大家或许会多出“顿涅茨克矿工”这一个备选答案。

进入21世纪以来,崛起的矿工在20年间拿到了13个联赛冠军,并且多次实现国内双冠乃至三冠王,甚至在2008-09赛季,拿到了最后一个欧洲联盟杯的冠军。

成就这一切的是雷纳特-阿克梅托夫——一个不乏善举、对球队尽心尽力的乌克兰首富,同时也是饱受非议的乌克兰“寡头”。

在西方宗教文化中对于数字“6”有着一定的抵触,但是对于身为伏尔加鞑靼族的阿克梅托夫家族而言却没有太多禁忌。雷纳特-阿克梅托夫更可以说是与“6”结下不解之缘,不仅生于1966年,他人生的许多重要时刻,都要和“6”字的影子。

阿克梅托夫出生在顿涅茨克州的顿巴斯地区,这里有着乌克兰最大的煤厂、最大城市以及科学技术中心。当地许多人都依靠煤矿产业谋生,包括阿克梅托夫的父亲雷奥尼和哥哥伊戈。作为一名煤矿工人的儿子,阿克梅托夫从小生活在贫困和卑微中:他们住在破旧的房子中,父母甚至无法给子女提供一顿饱饭,因此,从小过上体面的生活,成为了他们兄弟最大的愿望。只是以当年乌克兰的状况,单靠循规蹈矩的工作,很难实现阿克梅托夫改变现状并实现阶级跃迁的想法,他们只好选择了一种不太道德的生活,这个老师口中“聪明,机智但又粗暴的男孩”,经常翘掉文化课,或者带着被打断的鼻梁来上体育课。

据桑德兰大学从事中欧和东欧问题研究的教授汉斯-范佐恩指出:“早在1986年,雷纳特和他的兄弟伊戈尔就从事犯罪活动。”

高中毕业之后,雷纳特-阿克梅托夫自称在顿涅茨克州立大学接受了经济学的教育,随后,他在顿涅茨克市内41号商店担任货运代理人,而这所商店的经理是后来顿涅茨克矿工的老板阿科特-布拉金,两人之间结下了不解之缘。布拉金并不是什么正经商人,他主持的Alik Grek是一个帮派组织,据乌克兰国内的一些媒体称,这个组织主要从事非法的布料贸易业务,而阿克梅托夫不仅是巴尔金的重要助手,还是组织的执行领导,专门利用“黑手党的方法去摧毁行业协会”。当布拉金的“生意”越来越大,阿克梅托夫也随之混出了一些名堂。

1991年对于阿克梅托夫而言是相当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他的父亲去世,更重要的是,曾经盛极一时的苏联在这一年的圣诞节宣告解体。乌克兰在分家的时候分到了大量的重工业财富。乌克兰政府并没有很好地利用这些资源,当苏联解体的风暴在1992年开始,乌克兰许多国有企业私有化,催生了许多行业内的寡头,其中就包括阿克梅托夫。

这一年,26岁的阿克梅托夫进入了风投行业,他创立了顿涅茨克市银行,成为乌克兰最年轻的银行家。随后通过融资,阿克梅托夫收购了许多“当时人们并不待见”的矿业资产并加以经营,成功收获第一桶金,仅仅数年时间,这个曾经的穷小子,就已经积累了巨大的的财富,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翻身。与此同时他与“教父”布拉金的联系也愈发紧密。

但是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布拉金通过暴力手段攫取财富,自然也会有人“黑吃黑”。1994年,布拉金在参观自家的鸽舍时,遭到当地土匪乱枪扫射,布拉金却奇迹般死里逃生。然而,躲得过初一还是躲不过十五,1995年10月,顿涅茨克矿工的主场内发生了一场爆炸案,身为球队老板的布拉金当场被炸死,尽管找到了一些替罪羊,但幕后元凶至今仍然未知。

失去了“教父”的扶持,并没有让阿克梅托夫一蹶不振,汉斯-范佐恩在《大企业与经济发展》中提到,顿涅茨克的爆炸案反而让阿克梅托夫“接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当时就有不少阴谋论将布拉金的死跟阿克梅托夫扯上关系。尽管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但1999年乌克兰官方“乌克兰最危险犯罪组织”名单中,阿克梅托夫被认定为诈骗集团的首领,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继承”了布拉金的“遗产”。

尽管被官方或是民间认定是依靠“黑手党手段”来获得财富,而且有关他的负面新闻不时见诸报端,但阿克梅托夫除了否认这些指控(甚至请来了知名律师团队为自己充当发言人),力保自己的“清白”;此外,他还努力展现出与暴力团首脑或是暴发户不同的素质。

阿克梅托夫在积累财富的同时也在不断积累知识,他在2001年获得顿涅茨克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学位,用理论知识来管理自己的商业帝国。阿克梅托夫在2000年,成立了“系统资本管理(SGM)”集团,除了控制煤矿、火力发电和乌克兰最大的风电场等传统能源产业外,还涉足电信、工程、金融、房地产、交通和零售等领域,并且颇具规模。几年之后,他成功将公司私有化,令他的财富再度爆发式攀升。最高峰时期,阿克梅托夫个人资产达到160亿美元,这些都是公开账上的财富,据乌克兰国内财经媒体估算,在2008年其实质控制的财富甚至高达311亿美元。

这些年不断增加的财富,不仅让他连续多年成为乌克兰的首富,还让他可以持续、大规模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业中。

和许多东欧寡头一样,这位亿万富翁尤其喜欢拳击和足球。当年的东欧寡头在攒到了巨额财富之后,都喜欢到西欧买球队,一是出于兴趣,也是让自己的财富得以更好的“运转”。除了阿布收购切尔西以外,“化肥大王”雷博诺夫列夫收购摩纳哥,乌斯马诺夫和伙伴从大卫-迪恩手中收购了阿森纳14.58%的股份,“阿布的朋友”格鲁吉亚商人若尔达尼亚买下维特斯俱乐部……

不同于其他寡头在投资足球时将目光放到了西欧联赛,阿克梅托夫对于投资“国外球队”并不感兴趣,反而对于家乡球队有着另类的执着。

1996年,顿涅茨克矿工迎来了建队60周年,他们也迎来了新任的老板兼主席——雷纳特-阿克梅托夫。有人说他这是继承了布拉金遗产最明显的证据,但阿克梅托夫严正否认了这一点,而且在他的治理下,顿涅茨克矿工过上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日子。

成立于1936年的顿涅茨克矿工队,在其前60年的历史上,他们仅仅获得过5个冠军,——苏联杯冠军4次,乌克兰杯冠军1次。距离国内顶级豪门基辅迪纳摩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尽管足球产业算不上阿克梅托夫商业版图的主业,但是当他入主矿工之后,他对足球的热情和资金的投入,让一切开始发生改变。

在布拉金乃至更早的时期,乌克兰联赛的球员流动不算多,“外援”也绝大多数来自东欧和苏联各联邦,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免费转会。其中很大一部分球员是中下游乃至二级联赛球队打出来后,被到强队吸纳,完成某种意义上的鱼跃龙门,而豪门的青训水平并不算突出。但当阿克梅托夫入主顿涅茨克矿工后,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全面升级了球队的训练设施,并且建立很好的青训体系,每年都有一些二队球员能够进入一队历练,并且闯出了些名堂,最为知名的有后来长期在国家队担任舍瓦替补的沃罗贝,还有被巴萨寄予厚望的齐格林斯基。当然,也有许多乌克兰的才俊被带到阵中,其中就包括日后乌克兰长期的中场核心季莫斯丘克。

变化的还有矿工的买人方向。在阿克梅托夫入主之后的1996-97赛季,他从云达不莱梅二队签入了格鲁吉亚人波茨科维利亚,虽然球员名不见经传,但乌克兰球队和西欧球队少有的交易往来,此举的象征意义甚大。

到了2000-01赛季,他签下了两位非洲球员——来自尼日利亚的中后卫奥科隆克沃和塞内加尔的后腰/后卫恩迪亚耶,随后在2001-02赛季斥资75万欧元买入了尼日利亚前锋阿加霍瓦。熟悉CM3的朋友也许都对着三位熟悉的陌生人有着别样的情感,被称为“矿工三杰”的三人虽然在现实中虽然后来都登陆过五大联赛,但并没有闯出大名声,不过在游戏里却是物美价廉的最佳代表,三人组加上季莫斯丘克,让顿涅茨克矿工展现出相当不俗的实力,并且向更远大的目标发起冲击。

自1992-93赛季乌超联赛成立以来,冠军一直是基辅迪纳摩的囊中物,但是到了2001-02赛季,也就是阿克梅托夫入主的第6年,顿涅茨克矿工打破了基辅迪纳摩对于乌克兰足坛近十年的垄断。此后的18年间,顿涅茨克矿工拿到了12次的冠军,向着乌克兰历史上最成功的球队一步步迈进,当然,这是后线赛季,阿克梅托夫还买入了一位拥有巴西和乌拉圭双国籍的中后卫——奥斯卡-罗德里格斯从乌拉圭豪门民族队来投,算是最早期来到矿工的南美球员之一,也算是开了一个先河。

这个赛季,顿涅茨克矿工虽然历史性首次夺冠,但无论在长远的思路还是阵容深度上,球队还不具备建立王朝的底蕴。基辅迪纳摩在随后两个赛季重新夺回了联赛冠军,即便阿克梅托夫投入了1800万欧元,买入达里奥-斯尔纳和拉特等实力球员,依旧无法撼动基辅迪纳摩的霸主地位。直到2004-05赛季,阿克梅托夫请来了执教经验丰富、且在过去两年分别带领加拉塔萨雷和贝西克塔斯两夺土耳其超级联赛冠军的卢塞斯库,并且投入了一个令国内哗然的转会经费,才让顿涅茨克矿工的王朝正式奠基。

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用真金白银砸出了切尔西的豪门身份。其实在遥遥相对的东欧,也掀起一股金元风暴,掀起这股风暴的人自然是阿克梅托夫。不同于阿布任性地“买买买”,阿克梅托夫的花费相对冷静。他深知乌克兰联赛在吸引力上远不如西欧,即便有钱,也难以吸引大牌球员前来,如果要在乌克兰本土挖潜,国内还有更具吸引力基辅迪纳摩在抢夺为数不多人才。想要打造矿工的基石,阿克梅托夫要将目标放到全球,而世界上最大的人才宝藏莫过于拥有超过两亿人口的“足球王国”巴西。

阿克梅托夫制定了长远的建队方针,乌克兰人负责组成球队防守组合,以适应欧足联和乌克兰足协对于队中本国球员数量的规定,另一方面,他们从巴西乃至南美搜罗青年才俊加盟球队,组成球队的中前场组合。除了足够的薪资诱惑外,阿克梅托夫还在俱乐部内外积极创造让巴西人感到舒适的环境,譬如一次性买入多位巴西球员,好让他们不会感觉孤单,并且专门聘请葡萄牙语系的教练来参与球队工作等等……因此,大量巴西青年球员带着天赋来到这里成为“矿工”,但他们并不是在挖煤,而是在“淘金”。

这个建队方针线赛季),在请来卢塞斯库的同时,阿克梅托夫也“豪掷”3800万欧元转会资金,而且还是净投入。虽然和阿布动辄投入一个多亿英镑的盛况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在乌克兰国内,这样规模的投入足以让人瞠目结舌。这些转会资金的三分之二,用在了马图扎伦、埃拉诺以及贾德森身上,和此前的“矿工三杰”相比,这三名巴西球员在现实中的天赋和上限都高出不少。

在卢塞斯库上任的第一场联赛,顿涅茨克矿工就以2-0战胜了最大的竞争对手基辅迪纳摩,给赛季定了一个基调,此后29轮比赛中,他们只有两轮并未坐在榜首位置,最终以7分的优势重新拿到了冠军。尝到了甜头的阿克梅托夫在此后的多个赛季继续沿用这个方针:2005-06赛季,他买入了费尔南迪尼奥、重新带回了乌克兰国脚舍甫丘克、又从二队提拔了齐格林斯基,球队最终以3分优势力压基辅迪纳摩,成功卫冕,眼看就要开启自己的王朝;2006-07赛季,基辅迪纳摩强势复辟,阿克梅托夫在冬窗买入了巴西前锋路易斯-阿德里亚诺、乌克兰国脚斯维德尔斯基和未来乌克兰国门皮亚托夫,但是依旧无法阻止矿工以11分的劣势失掉冠军。

这一下刺激了阿克梅托夫,在2007-08赛季,他投入了超过5400万欧元,延揽了威廉、卡斯特略和伊希尼奥等拉美球员,还有FM妖人亚泽尔斯基。当中最为知名的自然是威廉,他和费尔南迪尼奥、以及2009-10赛季加盟道格拉斯-科斯塔组成了新的“矿工三杰”,连同特谢拉和姆希塔良等人,强势压制死对头基辅迪纳摩,取得了联赛五连霸。

而在此之前,阿克梅托夫的球队还登上了另一座顶峰:2008-09赛季,在欧冠小组赛出局后,他们在最后一届欧洲联盟杯的舞台上一路过关斩将,连克热刺、莫斯科中央陆军和马赛,杀入半决赛,与死敌基辅迪纳摩狭路相逢。凭借着费尔南迪尼奥、贾德森和伊尔斯尼奥的进球(威廉贡献2个助攻),矿工以3-2的总比分挺进决赛。在和云达不莱梅的决赛里,路易斯-阿德里亚诺先开纪录,虽然被不莱梅扳平而被迫进入加时,不过贾德森在加时赛第7分钟取得了决定性的进球……这些由阿克梅托夫一力引进的巴西球员,最终让球队如愿捧起了联盟杯的奖杯,站在某种意义上的欧洲之巅。

作为商人,讲求的是投资与回报,但对于阿克梅托夫这类特殊的“寡头”显然不是如此。

不同于波尔图、乌迪内斯这类秉持低买高卖原则的“欧洲黑店”,顿涅茨克矿工阵中虽然走出了不少知名球星,而且身价不菲,但是自阿克梅托夫入主以来,在转会市场上许多时候都是投入大于卖出,最为明显的例子是2013-14赛季,当费南迪尼奥和姆希塔良的离开为球队创造了接近6750万欧元的收入,但是阿克梅托夫随即花费超过7000万欧元,买入伯纳德、弗雷德和费尔南多等多名巴西实力干将,让球队实力始终保持在让人不容小觑的水平。

除了买人大洒金钱,阿克梅托夫对于硬件和球队文化的打造也是不遗余力。对于一支球队而言,一座优质的球场无疑是球队上下乃至球迷最好的支柱和图腾。

2009 年,顿涅茨克矿工除了拿到了联盟杯的冠军和组成了新的“矿工三杰”,还将主场搬到顿巴斯竞技场。这是阿克梅托夫花费4亿美元、历史三年打造、东欧地区第一座按照欧足联五星级标准打造的专业球场。顿巴斯竞技场拥有五万个带靠背的座位,足够靠近球场的座位距离,很好的裁判员和足协官员的休息室,能够不被现场吵杂声浪干扰的显示器和播音系统,并且拥有极好的摄像系统,能够为转播提供很好的效果,无疑成为了矿工球迷心中的新“圣地”。

在乌克兰获得2012年欧洲杯主办权之前,阿克梅托夫就曾梦想过建立这样的欧洲顶级的体育场,不过这个球场仅仅使用了5年,就因为顿巴斯战争而陷入炮火之中。

虽然在足球板块我们不想过多谈及他国的政治因素,但阿克梅托夫对顿涅茨克矿工的投入程度,和他在国内的处境息息相关:他成立了“乌克兰发展基金会”和“有效治理基金会”,每年投入超过3000万美元,旨在“决心消除乌克兰社会问题的根源”,改善乌克兰公民的生活水平;而从2008年开始,阿克梅托夫每年都是乌克兰捐款金额排名前二的慈善家,最为知名的捐款包括投入100万美元,建造覆盖切尔诺贝利4号反应堆的安全禁区;当福岛地震发生之后,感同身受的阿克梅托夫向遭受核辐射威胁的日本灾区捐赠100万美元。

“经历过切尔诺贝利灾难的乌克兰人了解日本人,不幸的是,我们无法挽回数千条生命,但我们可以帮助那些幸存者。”阿克梅托夫在捐赠时如是说。

另一方面,身为“寡头”,阿克梅托夫的财富又一次迅速暴涨,不仅完全挽回了此前的损失,他的商业王国到达前面所提及的财富巅峰。于是有了2007-2013年间对于顿涅茨克矿工的大洒金钱,成功贯彻了自己的建队理念,打造顿涅茨克矿工在国内的五连霸伟业,在欧冠赛场上也取得历史性的突破,除了拿到了欧洲联盟杯冠军,2010-11赛季,“巴西人”们还为球队打入了超过70个进球,不仅让球队在联赛实现卫冕,还首次从欧冠小组赛出线,甚至历史性地杀入欧冠八强,如果不是遇上了当年最终夺得欧冠、实力如日中天的巴塞罗那,矿工说不定还能进一步创造更好的成绩。

然而,这一切的辉煌随着2014年的炮火声响起而宣告暂时中止。2014年2月20日,俄乌战争正式爆发,最初交战的区域只是俄乌相邻的克里米亚地区,后来蔓延到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资源丰富且是经济中心的顿巴斯也成为了两军交战和争夺的主战场,在阿克梅托夫的乌克兰发展基金支持下,顿巴斯球场在2014年8月一度成为顿涅茨克的人道主义援助中心。该基金为当地居民提供了超过1200万包食品,并提供医疗和庇护,乃至协助接近4万人从冲突地区撤离。但是在冲突之中,顿巴斯球场多次被炮火袭击,无法再安全地进行比赛,阿克梅托夫不得不将矿工的主场临时搬离顿涅茨克州,暂驻在利沃夫州的欧洲杯球场。

由于局势不稳,加上并非本地区的球队,矿工比赛时的上座率大幅下降,从3万多人一下子下降到几千人,加上联赛球队也被迫缩编,收入自然大幅缩水。特谢拉、费尔南多、道格拉斯-科斯塔和路易斯-阿德里亚诺因此在这段时期离开,带来了超过1亿欧元的收入,稍微缓解了球队的财务危机,但球队也失去了对联赛冠军的竞争力,损失依旧难以估量。而这不过是阿克梅托夫所有损失的一小部分而已。他在顿涅茨克的资产也被侵吞,身家也缩水将近一半,仅剩58亿欧元。

直到2016-17赛季,顿涅茨克矿工才在新帅保罗-丰塞卡的带领下,又一次开始了四连霸征程。而当阿克梅托夫的财务状况在2018年得以好转,他也再度敞开钱包,拍出超过4000万欧元买入了麦孔、所罗门和特特等南美球员,这些被阿克梅托夫引进的青年才俊表现相当不俗,皇马球迷应该对此印象深刻。当然,球队青训营也走出马特维琴科和科瓦伦科这些中后场新晋国脚,让球队得以重新称霸国内赛场。

世事无常,在疫情期间,以实体经济为主的阿克梅托夫受到颇大的冲击,资产大幅度缩水,如今仅有30亿美元,但他还是拿出900万欧元帮助乌克兰卫生部旗下的医院采购各种防疫物资。由于银根短缺,他在这两年也减少了对矿工的投入,不过矿工依旧在欧战中表现亮眼,科瓦伦科、麦孔、所罗门和特特等球员在两场对阵皇马的比赛中创造了三个进球,帮助球队双杀皇马;后防线岁的本土门将特鲁宾表现抢眼,不仅当选矿工2020年最佳球员,甚至还被球迷誉为“天王”……虽然球队最终委身欧联杯,但不难看出,纵使纷纷扰扰,阿克梅托夫依旧在延续着自己的建队思路,努力令矿工持续健康地发展。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