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体能训练的文化特征与体系

年代后期,西方尤其是美国等国家的体能训练思想通过一些发达省市及国家队等渠道进入我国竞技运动训练领域,并逐渐在中国的体育界产生了。尤其在雅典奥运会以后,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竞体司、北京体育大学等,通过多种组织方式,安排了多批次教练员、科研人员、高校教师、下队医生,到美国等国家进行有关体能训练方面的学习。这些活动、现代体能训练的特点以及发展方向,并总结出美国体能训练的先进性、系统性、复合性、专项性、精细型及规范性等的特点

在知网上键入“体能训练”进行检索,从2002到2016年共检索到了183,486条结果,体能研究文献从2002年的四千余篇,上升到2015年一万六千余篇,10余年间年四倍的文献增量,足以说明体能训练受到空前的重视并成为当前竞技训练等关注的热点。同时,2008奥运备战周期中,体能训练理论与方式方法在国家队的引入,也在很多竞技项目中的诸如:核心力量训练、力量平衡、功能性力量训练、损伤预防、运动伤病体能康复等方面表现出了明显的效果,而美国体能训练体系文化背景所体现的通过运动促进人类身体发展、以人为本、健康保护、围绕竞技表现能力目标,以力量为核心系统整合安排训练计划的理念也对我国教练员的训练观念等,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迄今,绝大多数的专业运动队都接受了体能训练的概念,体能训练的思维已经融入竞技训练的内容之中。

当然,我们也应当看到,尽管美国的体能训练理论与方法,引入我国竞技训练已经几十年,但我们在对现代体能训练概念的认识,体能训练的系统性,体能训练理论定位等方面,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而国家队部分项目对体能训练引入以后褒贬之间的争论,更反映出体能训练理论认识与定位的现实性。从巨量检索文献的分析中看到,被检索文章的内容主要集中于体能训练的平移式介绍与具体应用,书籍众多、文章众多,但对体能训练的理论原理探索与研究却非常之少。由于缺乏理论分析,目前很多人对体能训练的认识,仍然像“两小儿辩日”一样,各执己见,莫衷一是。现实提示我们,对体能训练的认识不足,已经明显影响了在实践中它的作用的正确发挥。

我们都知道对问题的正确认识,惟有通过“推本溯源”才能“得其精要”。看清美国“体能训练”核心之所在,从认识上掌握美国体能训练的理论原理,才是我们学习体能训练的正确方法,掌握了美国体能训练的真髓,我们才能在工作中触类旁通、举一反三,正确定位体能训练的范畴,准确使用体能训练的手段与方法,有效提升体能训练的效率,进而推进大众健身、运动康复及竞技运动训练整体水平的提高与发展,达到我们学习“体能训练”的目的。

“体能训练”不是什么新问题,体能训练从人类开始有目的地进行体育活动伊始,就已经存在了,因为体能是人类运动活动的基础、与生存直接相关。各种体育活动形式的出现,比如源远流长的中国武术、早就有了如:“练拳不练腰到老艺不高”的说法,而“铁板桥”的腰功训练、“筋长一寸、劲长三分”的柔韧训练,“桩功”的下肢稳定性要求以及拳术套路中的各种动作整合等等,都与现代“体能训练”源出一脉,在现代竞技训练中体能训练的应用则更加广泛。

但是,如果说到对美国“体能训练”的了解,我们却也只能用“略知一二”的说法进行表述。因为,美国体能训练体系及其表达的对现代体能训练的认识,已经不再是仅仅围绕具体身体指标的训练方法或手段的理解,而是在奥林匹克文化大背景下,从运动促进人类发展的意义及人本主义的理念上,基于生命健康条件对生命能力无限追求的运动原则,依托生命科学原理,围绕竞技目标能力所进行的系统运动与训练活动。它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我们已经习惯的“就事而事”的“体能训练”,而是对“体能训练”在文化背景、生物科学基础、运动与职业竞技“体能训练”的系统化,以及竞技训练水平发展的职业细分需要必要性等所形成的认识,所以,美国的“体能训练”,我们需要从它的发生与背景层面去进行深入了解,才能对它形成比较完整的认识。

处于不同经济与文化背景下的运动观有着较大的差异。西方运动文化基于人本主义理念,运动更多地意味着人格的完善、适应各种环境刺激的强健体魄与对人类运动更快、更高、更强的追求等,功利不是运动的本意或目的,所以,以人为本、健康是生命基本权利,成为运动的共识与原则问题,同时对此辅以一系列的法规进行保障。由于体能是社会职业的通用需求,基于以上的通识,体能训练首先是保障健康,自然成为各种运动与竞技训练的基本出发点,明确的围绕“运动”健康的职业细分,成为美国运动与职业体育的典型特点,也构成了体能的生命文化特征与职业体系。

职业体育与高水平竞技的发展,催生专门的体能教练。在职业化及竞技能力高水平定位的今天,职业体育特点及训练的科学与专门化要求,也对体能教练的能力提出了更高标准的要求,特别在高等教育、职业体育及高水平竞技如美国的四大联盟项目等,职业特征与高水平竞技对体能训练的特殊要求,特化出了需要具备一定专业资质才能完成相应工作的职业空间,体能教练(trainer)也就应运而生并成为高水平训练体系的必然内容。与其相伴“体能教练”的资格认证,也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考试系统,如NSCA的认证系统,这样体能训练从教育、到资格认证、再到职业就形成了完全的产业链。

“体能训练”广泛存在于社会的各个方面。在美国,体能训练并不是仅仅局限在职业体育或者“四大联盟等”的高水平竞技,它也广泛存在于与体能运动相关的各个职业领域,在凡是与人的运动或体能有关的领域都有应用,如教育、医疗、军队、警察、航空航天、舞蹈与芭蕾、工业、健身等,这也是体能训练广泛存在的社会基础(图1-1)。

在凡是有运动健康需求的地方都有体能训练的存在,健康运动、临床、中小学、高校、各个职业领域等,体能训练成为保障健康与职业需要的社会需求。这也是目前国内正在认识与发展中的领域,体能训练通用于运动需求的各个方面。

二、体能训练中运动治疗师(AT)与体能教练(CSCS、NSCACPT)的区别

这是一个比较容易混淆的问题,AT具有独立的的认证资质,AT也用体能训练的方法进行运动员的训练,但AT训练的目的非常明确,它是围绕运动员伤病的康复或者预防运动损伤的体能训练,而体能专家或专业私人教练(CSCS、NSCA-CPT),则是围绕运动健康目的、或者竞技表现能力需求对健康人或运动员进行的职业性的专项训练,包括能力强化、体能教导、促进体能发展等。两者不仅出发点不同而且目的也完全不一样。具有体能训练认证资格的人群范围包括了从运动生理学家、学者、研究人员、教练员、理疗师等广大的范畴。所谓的专家specialists,一般是指在某个方面具有专长且经过具有认证资格的认证机构认证的人,如,CSCS和NSCA-CPT,一般情况下,专家都有相应的资格认证,同一个人也可以同时具有多家协会如CSCS和AT的认证资格。

NATA与NSCA的区别如下:美国体能协会(NSCA)成立于1978年,致力于促进与提高运动成绩相关的力量发展方面的专业的思想交流,加强、引导和推进力量领域的发展。目前拥有涉及52个国家的30000多名专业人员,包括体能教练,私人教练,理疗师,运动防护师,研究人员、教育工作者、体育教练、物理治疗师、企业主、运动教练,健身教练,和经过培训进入此领域的学生。此外,NSCA认证委员会提供两个最好的而且是唯一国家认可的认证项目: 体能专家(CSCS)和NSCA专业私人教练(NSCA-CPT)。NSCA出版《力量研究期刊》和《力量和调节》两个杂志。

国家运动治疗师协会协(NATA)会成立于1950年,在此之前,运动治疗师只服务于某些危险运动项目。协会成立以后,随着专业标准的提高和教育规范的建立, NATA特别关注于确保经协会认证的运动治疗师的医疗保健质量,从而促进与提升运动训练质量。协会成员仅限接受能够遵守道德规范和协会的工作标准的具备合格资质的运动治疗师。NATA目前拥有超过34000名成员。它出版季刊《运动防护师》,在线期刊《运动训练》,举行年度会议,确保成员有机会相互交流,跟踪领域最新进展,确保运动训练的质量和状态。

以力量为核心、突出竞技表现能力需求标准,系统设计专项化体能训练,是美国体能训练的基本思维之一,并构成美国竞技训练体系的基本内容。基于整合生理学思维的美国等的体能训练体系与理论,具有明显的系统与整合思维的特点,作为其完整竞技训练体系的重要成分,相比较于中国传统体能训练的概念,确实具有组织与职能细分、功能明晰、相互交叉自成体系的特点,比如:根据运动需要或者训练目标标准进行体能训练,力量训练的标准化控制,“核心训练”与功能性运动评估FMS( functional movement screen),围绕竞技表现能力需要的关键问题系统安排训练,动力链稳定性的三维训练设计思维,力量与功率最大化的过程进阶,竞技表现能力精准优化控制,各种训练相关成分的系统专项转化与整合、神经中枢控制能力的强化训练,心理与心智训练的特殊位置、力量与能量链的稳态极限化训练等等。这些都体现出了美国体能训练的系统化思维与系统整合理念,同时也更加符合竞技训练的要求,形成竞技训练体系的必然内容。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