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埃里克?马斯金访谈

埃里克?马斯金:我认为这是对不确定性的一种反应。人们不确定经济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尤其是欧元等一些主要货币将会怎样。传统意义上,人们常常认为黄金资产是抵御经济波动的一种方式。黄金被认为是安全的,因此在不稳定时期是一件好东西。

埃里克?马斯金:我认为这将是非常不幸的。自然,我完全同意黄金在过去的千百年来在经济事务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但过去八十年来,我们没有它,世界却更好。只要政府是负责任的,这是非常重要的条件,只要他们是负责任的,没有金本位的话他们的控制力会更强。货币政策可以具有更多的灵活性,例如,如果美元与黄金脱钩,在美元的价值方面,我们就有更多的自由,特别是当你需要刺激经济的时候,你可以尝试以膨胀一点点,如果经济有过热的危险,你又可以紧缩一点点。

提问:有人认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其实遵循着“丛林法则”,在碰到经济危机的时候表现得更加明显。对此,您的看法如何?

埃里克?马斯金:我们看到,金融危机后,中国的经济增长面临比较大的压力。其中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中国的金融机构陷入困境,而更多是由于全球化。中国的贸易伙伴,特别是美国陷入困境,这导致了中国也陷入了一些困境。所以中国要更多地考虑欧洲会发生什么事情,美国会发生什么事情。

对美国也是同样的,即使美国政府只考虑美国本身,但它仍然必须考虑到世界各地的影响,因为世界各地发生的事会相应影响到美国。为难像中国、印度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并不能使美国得利, 因为美国也十分依赖于中国和印度的成功。

美国或其他任何的主导力量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如果欧元崩溃不会对美国有利。如果亚洲经济陷入困境也不会对美国有利。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我们都是在同一条“经济船”上。

当然有的时候,国家间的竞争是相当激烈的。但它也能刺激经济,这是事实。中国与其他国家竞争,以出售其产品,使中国、中国制造商效率更高。

埃里克?马斯金: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30年里取得了惊人的收益,但在未来,中国必须找出让更多底层的人分享经济收益的方式,必须让公民有机会更充分地分享经济收益。如果不这样做,经济和社会发展将会有相当大的风险。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