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耶米:拜仁蝉联冠军多年该轮到多特了 打败拜仁之前绝不倒下

A:“一年前我就在这幢楼里完成了签约。初来乍到时,我还很害羞,但我很高兴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我当时的梦想就是能加盟多特蒙德,如今梦想成真一年后再回看这段经历,我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我很期待自己的未来也能与这种球队结合在一起。”

A:“当然是。正如我之前经常说的,前半年真的很困难。但我坚信事情一定会好转,所以今年对我来说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小高潮。我认为球队目前非常团结,所以我很高兴能来到多特蒙德。”

A:“我真的不是很清楚,但我始终相信:新年新气象。我所有的能量和注意力都集中在训练和比赛中,因为我不希望再重蹈去年的覆辙。努力工作总能换来回报,所以我们球队目前状态出色,态度积极。只要你愿意付出,就一定能在某个时间节点上有所收获。”

A:“可能是。在比赛和训练中你积极参与回防,会感染身边队友。如果一名球员看见他身边一位平时不参与回防的球员在积极防守,那他一定会影响身边其他人。本赛季我一直在坚持这么做,在攻防两端不遗余力地帮助球队。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将极大程度帮助到球队,因为球队肯定不止我一人这么做。而且球迷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谁在球场上有所贡献,他们都会立马做出响应。积极参与防守会让球迷们高兴,也会调动他们的情绪。”

A:“毫无疑问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目前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在比赛中的攻防两端始终保持高参与度。我始终认为如果我在防守端承担了必要职责,进攻端也会顺利起来,这也是我本赛季的感想。我压根不考虑任何消极影响,我只是专心在防守端尽力,帮助球队尽可能保持零失球——这样一来进攻端的局面也会自然打开。”

A:“我其实一直都清楚自己能跳这么高。通常我会将这种经历投入在球队于中场位置的进攻组织上,而不是取得进球。但我觉得自己的信心在比赛中得到积累,于是这粒进球也就水到渠成了。”

A:“它一直在那,只是我不用它而已。如今我认为这确实是我的新技能,我会在日后的比赛中合理利用。”

A:“对我这粒进球的玩笑如今已经在更衣室传开了,他们称我“空德耶米”。队友们知道我能跳这么好,只是我的头球技术并不出众。如今很多队友会告诉我,我的头球其实很强,这让我倍感自信。”

A:“是从我父母身上遗传的,是上帝的馈赠。我父母都是运动员,我的速度可能遗传自我的父亲。至于我的弹跳能力,我不确定,得问问他们,但我对此很感激。”

A:“是的,他以前也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他说他以前比我现在还快,但我不相信他,让他说去吧。”

A:“是的,你知道父母喜欢抬高自己,他们都会说自己年轻时是踢职业的。我父亲告诉我他以前球踢得非常好,非常有运动细胞。当时的尼日利况与现在截然不同,我猜他当时应该没有向我这样的机会去兑现天赋,自然也就不可能前往欧洲踢球。”

A:“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给我一个球,告诉我以后踢足球。后来我加盟了一支足球队,和其他男孩一样开始对足球着迷。每次和朋友们踢球我都很开心,我们当时一直在水泥场地上踢球。之后我加盟了更好的球队,因为别人会评论我的天赋和出众的能力。我长久以来的梦想是在德甲或欧冠联赛踢球,实现梦想的过程确实是不可思议的。”

A:“是的,我很小就有这样的梦想。我觉得每个踢球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梦想。但大部分人无法实现梦想,所以我很庆幸自己最终能够成为职业球员。”

A:“有太多人了。我脑海里跳出的第一个画面,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捧杯的场景。我遇到过许多人和许多教练,他们都是好人。我也很享受为翁特哈兴效力的经历,身边也有家人陪伴,所以一切棒极了。”

A:“我认为他是即兴想出来的,我在上一场比赛也做出了回应。其实我经常被扇,所以我也希望他也被多扇几下。你能发觉我们热衷于一同庆祝,这非常有趣。”

A:“是的,我们必须拿下全部剩余比赛。我始终坚信我们能全胜,从我加盟这里的第一刻开始就坚信。哪怕在我前六个月遭遇困难时,这样的想法从没有放弃过。哪怕是六个月之后,我们排在积分榜第六名时,我也对此深信不疑。我从没有怀疑过我们的能力,所以我对如今的排名一点都不意外。我只是觉得我们能做得更好。”

Q:你出生于慕尼黑,但如今在拜仁的对手多特蒙德阵中效力,这样的身份会不会让你有些敏感?

A:“完全没有影响。拜仁这么多年来始终蝉联冠军,所以我认为该轮到一次多特蒙德了。所以这样的身份不仅不会影响到我,还会激励我作为多特蒙德球员更具战斗力。”

A:“这些是为我特别订制的护腿板。我在护腿板上印有国旗,一对是尼日利亚国旗,另一对印有罗马尼亚国旗,还有一对上印着日本动漫《海贼王》中的人物,路飞,他是我最喜欢的卡通人物,所以我一直穿戴者这些护腿板,激励着我‘在打败拜仁之前绝不会倒下’。”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